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

舞台劇《卡夫卡的七個箱子》


今年看了兩套舞台劇,第一套是非常黑色的《禁色極樂園》(Paprika Studio);第二套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《卡夫卡的七個箱子》,也是一套帶有黑色感覺的劇。

《卡夫卡的七個箱子》讓觀眾以「精讀」形式認識卡夫卡和他的作品。劇團的表現方式充滿藝術感。舞台黑漆漆,只有簡單道具;演員塗上白臉,戴上假髮。卡夫卡有不少作品皆荒誕詭異,如《變形記》、《流刑地》、《審判》,劇場將這種特質加以發揮,演員的面部表情、肢體動作、對白、配樂令詭異感覺更加濃厚。

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

Louise Penny (Chief Inspector Gamache #13): Glass Houses



自從Kindle壞了後,我要用電話看電子書,不太習慣,因此Louise Penny的新作The Glass Houses在八月出版,我到現在才看完。

這本書讀者評價很好,我則覺得這不是最好的一本,也不是最差的一本。我最喜歡的是How the Light Gets in,最不喜歡的則是The Long Way Home。而與她上一本書A Great Reckoning比較,我也是喜歡上一本較多。

Chief Inspector Gamache之前花了很大力氣對付警隊貪污,趕走貪污高層後,於上集進入警察學堂撥亂反正。他下一件要應付的事,是Quebec的毒品問題。這個Gamache,永遠aim high。

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

《叛逆字傳:我的麥田捕曲》(Rebel in the Rye)


《叛逆字傳:我的麥田捕曲》這套J.D. Salinger的傳記電影一上畫,便有朋友推介我去看。

我其實完全不熟J.D. Salinger,我當年之所以會找《麥田捕手》才看,是因為這本書是名著,也因為喜歡「麥田捕手」這個概念。讀的時候,我代入不到Holden Caulfield的內心世界,看得不大投入,要靠評論告訴我此書好在那裡。或者,我沒有Holden的那種憤怒;又或者,我的文學程度不足以讓我理解此書。當時,我心目中的叛逆少年經典作是S. E. Hinton的The Outsiders

因此,看《叛逆字傳:我的麥田捕曲》(Rebel in the Rye)時,我不怕自己期望過高,反而怕自己不夠熟《麥田捕手》,影響觀影感受。

不過電影講的是一個天才作家的成長及成名故事,喜歡寫作或曾幻想當作家的人,應該都會有共嗚。喜歡寫作的人,知道無論過程多痛苦都會享受寫作,明白為何一個想像中的人物能陪伴Salinger度過
艱苦的打仗日子。

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

記那共聚的美好時刻



表妹本來在美國工作,因為母親病重所以回港。想不到,母親醫不好,就此撒手人寰。表妹花了一段時間處理母親的身後事,之後便會回美,不知何時才再來香港。

表妹離別在即,我們幾個表姐便把握機會約她出來,除了約她吃飯外,還與她到更遠的地方遊玩。我們連續兩個星期的周末相約她外出,一次去濕地公園,一次到愉景灣。有小孩的表姐更難得地全家總動員,連同丈夫和兩個兒子一起出來。 

我們全都是第一次到濕地公園的,大人小孩都興奮。兩個小男孩對觀鳥興趣不大。事實上,觀鳥需要耐性和運用望遠鏡的技巧,不是小孩子會欣賞的活動。我們沒有帶望遠鏡,到了住滿招潮蟹和彈塗魚的淺灘,看得不大清楚,如有機會再去,一定要帶這個寶物。幸好公園有充足地方給兩個小男孩跑跑跳跳。不過他們最開心的時刻,是在室內遊樂場遊玩之時。裡面的滑梯比一般公園的長,設計也更有趣。雖然那裡空間不大,玩樂時間只有短短十五分鐘,但也令他們玩至忘形,不願離開。

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難以預測故事走向——陳浩基《網內人》


陳浩基的新書《網內人》全書共544頁,比前作《13, 67》的496頁還要多。不過不用擔心,此書追看性強,看至「入局」後,便會越看越快。要擔心的反而是怕看至三更半夜,影響精神。

故事講述與女主角阿怡相依為命的妹妹小雯自殺了。小雯在死前受到網絡欺凌,有神秘人惡意中場她。阿怡想找出這個「殺死」妹妹的隱形殺手,輾轉找到神秘的黑客阿涅幫忙。阿涅性情古怪,查案手法極端,但他十分能幹,阿怡只能依靠他......